吉林头号恶魔杨洪军手段狠毒残害30多名女性比甘肃白银案更惨

他是无数少女心中的噩梦,堪称吉林头号恶魔。他身材矮小,相貌丑陋,却专挑年轻漂亮的妇女为目标。他自卑阴暗,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到女性身上。

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,接连残害30多名女性,身上背负了数十条命案,一度将吉林省搞得人心惶惶。那么,这个罪恶滔天的“恶魔”到底是谁?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?最终又迎来了怎样的结局呢?

1964年,杨洪军出生于吉林省柳河县的一个普通家庭中。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他的父母却很重视杨洪军的教育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亲自监督他的学习,而杨洪军也十分争气,每次的考试成绩都在班里的前十名。

这一切的根源,还要从他的外貌说起。杨洪军身材矮小,长相丑陋,活脱脱现代版的武大郎。上小学的时候,班里的同学都不愿意跟他玩,动不动就拿他的长相嘲笑他。虽然这个年纪不懂事,但同龄人的恶意已经在无形中给他带来了精神创伤。

后来步入了青春期,他逐渐发觉身边的异性体征有了很大的改变,但唯一不变的是,这些人对他的厌恶。周围的女同学对他避之不及,每次看到他,都掩盖不住脸上的嫌恶情绪。

面对异性的排斥,杨洪军除了感到自卑外,同时还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兴趣。他开始悄悄关注着女同学的变化,再偷偷发泄掉异样的情愫。

13岁那年,他常常埋伏在公厕后,透过墙上的洞口,观察着室内的画面。但后来,他的这个行为被村里的妇女抓个正着,并把他交给了壮汉。

对方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孩子而选择宽恕,因为他的行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壮汉一看此人是杨洪军,不由分说地就把他给揍了一顿,并警告杨洪军的父母,如果再有下次,就直接把他送去吃牢饭。

经过这件事后,杨洪军有所收敛,把对异性的幻想悄悄埋在心底,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。可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太久,在他上五年级的时候,父亲因为一场工厂事故受了重伤,丢掉了伐木工这份工作。

单位为了照顾他父亲,直接让杨洪军过来接替父亲的班。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,为了养家糊口他不得不放弃学习,进厂学习技术。他工作起来很认真,跟着厂里的师傅细心学习,很快就掌握了基本的技术。虽然他的外表不尽人意,但他在工作方面是最肯吃苦的,有时候一天的工作量都相当于别人两天的工作量。

也是因为这样,杨洪军在厂里面很受欢迎,每一年都被评选为先进员工,得到了老板和工友们的尊重。甚至有一个年龄大的工友,直接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。女方看他憨厚老实,人也算靠谱,就答应了交往,成为了正式的情侣。

1986年7月,杨洪军就和女友结了婚,婚后夫妻二人很是恩爱,不到一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。杨洪军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老婆孩子热炕头,生活过得安稳充实。

虽然有了自己的家庭,但幼年时期的经历似乎永远挥之不去,他对异性始终都有着奇怪的情愫。渐渐地,日子一天天过去,孩子也学会了走路。杨洪军觉得肩上的担子轻了,就开始学会了喝酒打牌,经常和牌友玩到很晚才回家。

这个时候的他才发现,人老珠黄的妻子已经不再动人,身边的一切已经无法再满足他。

1994年,他在狐朋狗友的撺掇下,找了小姐。那是春节后的第一个晚上,他喝了点酒,根据朋友给的地址来到了一间歌舞厅。随后他将一切的烦恼抛在了脑后,开始了宣泄欲望的行为。

经过这一晚后,杨洪军感到十分的满足,幼年时期对于异性的渴望,也在这里找到了安慰。从这一晚过后,他一发不可收拾,经常出入这种花柳之地,只要是口袋里有了钱,就基本不会在家过夜。

男人变坏或许就在一念之间,他不仅背地里做着难以启齿的事情,而且还和同村的一个女青年勾搭上了。但最后却被妻子抓了个正着,妻子当着众人的面辱骂他,还给了他几个耳光。

这件事让杨洪军感到十分羞耻,开始对妻子产生了厌恶的情绪。虽然被妻子教训了一顿,但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收敛。1995年冬天,他拿着刚发的工资来到了繁华的红灯区。这种地方对他来说,似乎是唯一能够放松身心的场所。他装着要住店的样子,跟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进了一家私人旅店。女人给他安排好了房间,还没等对方张口,杨洪军就迫不及待地动手动脚。

就在这时,外面突然闯进来两个身材胖硕的妇女。其中一个对他说,要住店是要先交钱的。杨洪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,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元。这个行为让对方哭笑不得,随后一把将杨洪军从床上拽了起来,让他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。

虽然对面的是女人,但不知为何力气特别大,凶神恶煞的模样让杨洪军感到害怕,他明白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,只好乖乖掏出了所有的钱,一共五百元。

事后,杨洪军越想越来气,这500元是他好几个月的工资,就这么被别人轻而易举地抢走了?如果只是冲钱来得也就罢了,为何还要对自己拳脚相向呢?这些伤害的画面让他想起了幼年时期的回忆,一种怨恨的情愫油然而生。

后来,他的妻子发现了杨洪军找小姐的证据,气急败坏的妻子对着杨洪军破口大骂,并在言语上对她进行辱骂。

从这个事后开始,妻子对杨洪军越来越冷淡,两人的感情好像是名存实亡。就在他沮丧之时,一个噩耗从天而降,因为之前的过于放纵,他现在已经染上了奇怪的病。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,另一个噩耗从天而降,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跑了。

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杨洪军彻底崩溃,同时,他对女性也产生了一种无边的厌恶与仇恨,认为是女人才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。渐渐地,这种情愫慢慢涌上心头,仿佛耳边一直回荡着一个声音,去报复,这是自己应得的。

有了这样的想法后,杨洪军竟变得有些激动。很快他就行动起来,将废弃的伐木锯条打制成两把锋利的匕首,拿着匕首在偏僻的角落里寻找目标。

1996年2月1日晚上,柳河县一家制药厂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女子,两人从车间出来,向厕所的方向走去。就在这时,一个黑影从角落里窜来出来,并跟在两名女子身后。

正当两名女子弯腰蹲下之时,黑影突然闯了进来,一句话没说,对着两人的臀部一人一刀。随即便传出连声的惨叫,黑影听见后,加快了逃跑的步伐,消失在夜色中。

尖叫声吸引了厂里的其他工人,众人将两名女工扶出了厕所。索性两人伤得并不严重,但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警方赶到后,立马对现场进行了勘察,认为这是一个男性的脚印,身高不到一米七,而且是经常在附近蹲点的。

掌握这些线索后,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,对这两名女工有矛盾的男性一一审问,可调查了几天,安庆丝毫没有进展。

另一边的杨洪军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,他细细地回味着那女人的尖叫声,这让他感到格外兴奋。有了这一次的经历后,杨洪军深陷这样的罪恶无法自拔,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隔三差五就跑到偏僻的街道蹲点,无差别地袭击落单的女性。其手段几乎如出一辙,都是从背后扎伤臀部。霎时间,整个柳河镇的女人都慌了,只要是晚上,没有一个女人敢独自外出,上下班都需要丈夫的接送。

1996年5月25日凌晨时分,杨洪军直接闯入某家民宅中,将五名正在熟睡的女性刺伤,刺伤的手段简直令人发指,现场的状况惨不忍睹。噩梦还没结束,仅仅过了五天,杨洪军再次闯入民宅,将熟睡的母女三人刺伤,导致受害者身体机能受到了严重损坏。

与此同时,警方也在加大排查力度。根据受害者的伤口来看,他应该持有两把匕首,而且这两把匕首都不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。至此,警方已经明白,他们面对的,是一个专门针对女性犯罪的狂魔,如果不能尽快将其抓住,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深受其害。

一时间,柳河镇所有的警方都动员起来,并进行了全方位的布控。但杨洪军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,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暴露,于是他提前逃出了柳河县,到邻县躲避。可即使是躲避,杨洪军也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罪恶。

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,杨洪军变得更加肆无忌惮。他手持匕首穿梭在周边的几个县城中,疯狂作案。从1998年5月30日到6月24日之间,杨洪军频频传进民宅中实施报复行为。

很多人,在睡梦中被这个恶魔结束了生命,有人被弄成了重伤,有人被折磨地不成样子,所有居民都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之下。与此同时,杨洪军的目标范围从南边转向北边,一路向梅河口杀去。

连续罪案的出现,让整个吉林省都陷入了人恐慌之中,所有人都吓得不敢睡觉。而警方也从未间断地进行排查,很快,他们就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,凶手是开着摩托车来到现场的。

同时,还发现了凶手的一个作案规矩。此人在新宾县的作案有一些随意性,但在梅河口市是有一定的目标对象的。这个目标就是年轻,漂亮。

正当所有人有了眉目之时,案件再次发生了逆转。到了五月底,这个凶手似乎销声匿迹了,不管是哪个县哪个市都没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。

杨洪军到底去了哪里?原来,就在五月底的时候,杨洪军的单位通知他,给他分了一套六十多平米的两室一厅。

看着手中的钥匙,杨洪军突然就有了一种功成名就的感觉,辛苦了几十年,是该好好享受生活了,这些年的血海深仇也算是报完了。所以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,杨洪军都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虽然他暂停了手中的罪恶,但警方并没有放弃对他的搜捕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罪恶绝对不会躲过正义的审判。

2000年87月24日,新宾县的一条小河边,一个年轻貌美的妇女在河中洗澡。洗着洗着,她发现不远处有个相貌丑陋的男人朝她飞奔而来。女人马上大声呼救,丈夫闻声赶紧从不远处赶了过来,男人见状吓得慌忙逃窜,赶紧躲回了家里。

此人正是消失已久的杨洪军。他以为自己躲过了一劫,殊不知,他丑陋的长相已经被那对夫妇记得清清楚楚。后来,这对夫妇前去报了案,并说出了这个男人大概的外貌。身高不到一米七,大长脸,长得很丑,骑着一辆摩托车逃跑。杨洪军长着一张很奇怪的脸,连五官都不对称,很多人只见他一次就终生难忘。

听到摩托车三个字,侦查人员双眼放光,这让他们立马就想到了消失了很久的杀人恶魔。于是,警方根据这对夫妇的描述对凶手制作了模拟画像,很快,一个丑陋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眼前。警方开始了两个月的排查,而杨洪军所在的林场也收到了通报。工友们看到这幅画像后大吃一惊,这人不是杨洪军吗?

随后,警方对杨洪军进行了初步调查,发现他的确有一辆红色的摩托车,这一点,离凶手的特征就更加符合了。但这个杨洪军并没有前科,而且从邻居口中听说,杨洪军是个怂人,根本不像是杀人犯。

几天后,警方找到了杨洪军曾经按过手印的一张欠条,并提取到了他的指纹。警方赶紧用这枚指纹和现场的进行对比,果然,两者完全一致。而接下来,抓捕杨洪军的行动就正式开始了。

可这个杨洪军实在是狡猾,几天前警方调查他之后,杨洪军就已经逃跑了。但有热心的群众反映,看见他骑着摩托车逃进了林场之中。随后,警方赶紧部署行动,派出1000名干警,进山抓捕。

四天后,众人发现了躲在森林深处的杨洪军。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神采,或许是知道已经没了希望,杨洪军直接在包围圈内束手就擒。

至此,吉林头号恶魔杨洪军落网。法庭上,杨洪军把自己的罪行全部交代了出来。2001年4月18日,杨洪军被执行了枪决,消息传出,全县城乡鞭炮四起,百姓们纷纷庆祝着这个伟大的时刻。

好了,今天的故事讲完了。对于这个恶魔,你有什么看法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,我们下期再见。

Published by kaiyuncom

发表回复